高產玉米種子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熱門關鍵詞

聯系我們

地 址: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北田鎮西

聯系人:劉曉偉

電 話:0354-2722256

手 機:18603544626

網 址:www.xyycgd.live


中國玉米種業的市場規模與發展機遇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種子動態

中國玉米種業的市場規模與發展機遇

發布日期:2017-10-26 作者:晉中龍生種業 點擊:

1. 中國種業的市場規模

經常有一些專家有意或無意地高估中國種業的市場規模和價值。業內人士比較冷靜,對中國種業市場規模的估計數字通常在500億至600億元人民幣之間。而一些專家教授卻喜歡往高了估。迄今見到的最高估計值是中國工程院某院士在2014年世界種業大會上公布的數字,稱2015年中國種業市場規模將超過1200億元。這或許是個概念模糊的數字,但如此過高估計的數字對種業發展帶來的后果往往超出預期。越推越高、不實事求是的數字容易誤導投資方向,甚至助長致命的泡沫行為。

種業的市場價值可按兩種口徑統計:一種按種子批發價格計算,一種按終端零售價格計算。后者不容易統計準確,而且口徑比較混亂。本文所述市場價值就以批發價格來估算,同時我們主要關注除去產品積壓和庫存后,在市場上完成銷售并最終用于生產的那部分產品價值,是在市場上最終實現的價值。

我國種業的家底和未來市場容量到底有多大?對此要做出理性的估計。據來自國內外種業界的估計數字,在采用轉基因技術以前,中國種業的市場規模略低于美國,大約有500多億元人民幣。其中:玉米183.2億元,水稻119.5億元,小麥48.8億元,蔬菜99億元,棉花27億元,大豆11.5億元,油菜籽13.5億元。如果加上花卉、藥材和林業種苗等,全國種業市場規模大約為600億元人民幣。如果按終端零售價格估算,總價值大約在1000億元上下。這其中種質資源(現在流行用Genetics代表常規育種)的貢獻占絕大多數,這是種業賴以存在和整合資源的基礎。

我國各級農業種子管理部門發放的生產許可證2361家,發放的種子經營許可證4692家,注冊資本675億元,企業資產總值3649億元。資產總值包括了企業獲得的銀行貸款,固定資產,中間商與農民的投入,如果扣除這些負債,種業企業的凈資產應不超過1400億元人民幣。這個規模的凈資產對應500~600億元產值,投入產出比還算在合理范圍。問題是沒有被市場實現的無效產值(庫存和積壓)比例相當高,成為產業發展的累贅。

據我們收集到的資料,2013年水稻種子的商品化率為65%,小麥和大豆為40%左右,隨著農業現代化,種業市場今后還有一定的增長空間。我們對2020年國內水稻、小麥、玉米、大豆的種子市場做了簡單的推算,考慮種植面積、每畝用種量、種子價格和種子商品化率等因素的變化,預測水稻種子市場價值為137.4億元,小麥69億元,玉米239億元,大豆16.3億元,將比現在分別增加15%,41%,30%和42%。

2. “制度優越性”掩蓋不了行業泡沫化

席卷亞洲和世界的兩次金融危機并沒有傷害美國制造業,反而加速了其產業結構調整和競爭力的提高。但國內媒體卻宣揚所謂“制度優越性”,彌漫著盲目樂觀氣氛,掩蓋了國內實體經濟的潛在危機。對投資方向把握不準確的不良后果現在終于暴露出來,使國內實體經濟包括種子產業陷入困境。種業停滯不前的顯著特征是泡沫化和投資乏力。產業受到傷害的根源是我們自己不謹慎和對形勢做出誤判。

2011年4月,國務院8號文件的頒布激發了中國種業前所未有的投資熱情,但由于對產業形勢判斷不準確,部分環節的投資行為偏離市場經濟導向,中國種業經歷了近期第一輪泡沫化,主要表現為局部地區和局部環節的產能過剩,環節之間不匹配造成嚴重的產品積壓,其實質是種子生產能力低水平過剩。雖然這些泡沫化涉及到大多數種業企業,但相對容易調整。如果不小心謹慎,國內種業有可能再次發生投資泡沫,而且將發生在種業的全領域,而不僅僅是局部環節。被拖入泡沫的將包括非農資本。雖然下一輪泡沫將發生在少數企業,卻會損害到整個產業的發展。

雖然我國種子產業在局部地區和局部環節產能嚴重過剩,但整個產業鏈的資金投入仍然不足、過于分散,而且環節之間不匹配。主要表現在產品的加工能力低水平重復和過剩,高質量投入不足,產品推廣和售后服務嚴重脫節,育種研發和品種測試系統薄弱。這些對公益性科研機構提出了新的技術需求,例如國內“栽培”學研究脫離實際,理論水平較低,技術落后,無法滿足企業進一步發展對技術的需求。因此,種業進一步發展,不但要加強育種研發投入,還要整合資源,重視加工投入和對產品銷售與服務網絡的建設。

3. 種質創新是薄弱環節

種質資源(指常規育種,或Genetics)對種業增長的貢獻占絕大多數。據估計,全世界一半玉米種質資源來自杜邦先鋒和孟山都公司。種質資源一直是我國種業和育種科技的短板,科技體制改革后更是被嚴重忽視的薄弱環節。國內許多科技人員和管理部門不切實際地認為種業市場價值主要依賴于生物技術,卻從來沒有認識到種業市場價值的基礎是種質資源(即自交系和雜交種)平臺,然后再疊加生物技術的貢獻。那種本末倒置的錯誤認識對我國種業的投資方向和科技管理都造成了嚴重誤導。

在國際資本市場的分析家們來看,未來全球種業的競爭力將表現在公司是否擁有適應性強的種質資源,而不是生物技術。像孟山都這樣依靠生物技術的高科技公司,最近十幾年調整戰略,逐步轉向收購擁有優質種質資源的中小型公司。這說明生物技術巨頭意識到以往完全依靠單一轉基因“性狀”的盈利模式,未來5-10年將不可能復制。

4. 轉基因技術的潛在貢獻

未來種業發展需要有生物技術的貢獻。據保守估計,在中國,未來轉基因(GM)“性狀”對玉米種業市場的貢獻大約在46.7~69.4億元。其中,抗除草劑(HT)性狀的價值15.6~26.3億元;抗玉米螟(ACB)性狀的價值18.1~26.5億元。這幾組數據說明,轉基因性狀將在種質資源(常規育種,或Genetics)的基礎上給中國玉米種業增加30%的市場價值,屆時將達到約四分之一的市場貢獻率。從世界范圍來看,美國、阿根廷、巴西等國家,轉基因“性狀”所增加的市場價值大約都是這個比例。

當然,這只是根據發達國家經驗對中國玉米種業市場的粗略估計。我國能否實現這么高的附加價值,取決于諸多因素。在中國,最明顯的制約因素是種子產業基礎薄弱,至今沒有搭建起有規模和完整的產業平臺。雖然資本市場上種業板塊的股票一直平穩上升,但擠掉泡沫以后,社會資本對種業投資仍然不足,導致產業發展緩慢。尤其種質基礎非常薄弱,而且仍然混亂,在這種“貧血”狀態下發展生物技術產業,肯定要走一條不同于美國那樣的道路。但對中國來說,增加附加值還是次要的,關鍵是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培育和增強未來國內種業的核心競爭力和發展能力,甚至僅僅是生存能力。我們面對的不是要不要搞生物技術,而是如何搞生物技術,需要調整戰略。

中國玉米種業遲早要采用轉基因技術,這將提高種業的技術含量和市場附加值,提高競爭力,有助于產業生存和發展。2020年,中國玉米種業的市場價值有望達到239億元人民幣。如果全面采用轉基因技術,將使玉米種業再增加46.7~69.4億元人民幣技術附加值,有可能使玉米種業的市場價值達到300億元人民幣。

5. 轉基因技術產業化的條件

中國種業在什么條件下才能夠采用轉基因技術呢?至少需要兩個條件:一是玉米生產達到較高程度的全程機械化。這需要農村土地高效率流轉和農業生產組織方式及相關制度的創新,逐漸向現代生產方式轉型。而這將推動更多的農村人口進城務工和定居,農村漸漸留下較少數人采用現代技術種田。這樣,推廣轉基因技術可能給多數農戶帶來的沖擊將被減至很低,政府容易對少數農民施行補貼和幫助。二是國內種子企業成長壯大,形成少數幾家大型骨干企業和若干技術創新型企業。現在,中國仍有近5000家種子企業,產業資本過于分散,普遍沒有能力承接現代生物技術。中國需要少數幾家實有資本很雄厚的大型企業。還需要幾家有創新能力的高端研發型企業,能及時提供種質創新和轉基因技術來源。這是中國推廣轉基因玉米的產業基礎。我國研究生物技術很多年,人才濟濟,論文頗多,但實踐證明,如果一個國家的公益性研發機構脫離了產業支撐,既沒有產品,又沒有用戶和市場,任何技術研發不可能取得長足進展。轉基因研發也是這樣。只有具備了上述兩個條件以后,推廣轉基因技術才能使我國玉米種業獲得最大利益,而把可能的不利因素降到最低程度。

6. 結構調整與產業轉型

我國種業正在進行結構調整,但在轉基因技術產業化之前,產業內部的凈資產總量不會有大規模增加。今后種業結構調整將主要表現為內部存量資本的流動和重組。未來非農資本大舉進入種業、超值收購存量凈資產將是我國種業資本擴張的主要來源。預計今后若干年會有上百億元的資本投入,這將是存量資本的發展機遇。非農資本進入,將整合一些傳統種子企業,輸入資本、開拓市場、投資新技術與產品研發;當然,這會使一些缺乏競爭力的企業走向衰亡。如果種子管理當局堅決保護知識產權,堅持改革與開放,必會促成上述局面的形成,推動中國種業快速向前發展。當中國種業走向穩定以后,對生物技術的投入將會增加,種業才能進入轉基因產業化和分子育種的實用技術研發階段。屆時,將有部分企業有能力承受生物技術,并增加投資。而此前,對生物技術的任何投資都可能打水漂和置種子企業于死地。奧瑞金和山東冠豐的遭遇就是前車之鑒。

7. 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技術轉型

中國種業尚在轉型過程中,國內玉米界早在本世紀之交就已經開始育種技術的轉型,但由于專家意見分歧和政策不配合,轉型緩慢,越是高層次的育種科技人員越是表現得優柔寡斷。中國種業現正處于最艱難的歷史時期,外有跨國種業的競爭壓力和國際市場廉價玉米產品的沖擊,內有數千家弱小分散的低端企業惡性競爭。盡管生產能力很強,發展種業的宏觀政策和市場條件較好,但由于政策疏忽,吸引投資困難重重。玉米種業低端產品連續幾年嚴重積壓,形成了置許多企業于困境的泡沫化,至今沒有找到解套的好辦法。過去3年,在局部地區、局部環節發生了嚴重的泡沫化和產品積壓,迫使許多企業不得不退出市場角逐。

市場競爭才是種業健康發展的保障機制!2011年4月國務院頒布8號文件以來,中國種業企業的數量從8700家減少到不足5000家,其主要動因是管理部門抬高了準入門檻。這是行政力量干預的結果,雖然發生得很快,但結構調整不徹底。今后,低端企業的淘汰和退出市場將主要由市場的力量來驅動。

預計我國種子產業至少需要10年左右時間,才能完成技術轉型和產業內部結構調整。也就是說,10年以后我國種業才開始具備與跨國公司競爭的初步能力和生存空間。在這過程中,任何政策閃失都將使中國種業改革前功盡棄,萬劫不復。

這是最后一次機會!管理部門要正確把握種業發展趨勢,貫徹、落實國務院2011年8號文件,堅持改革、開放和創新的基本方向;要依靠各路專家,深入調查研究,制訂和實施科學的改革方案和發展戰略;要掃清障礙,為非農資本進入種業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正確引導投資方向,絕不能令非農資本對中國種業失去信心。我們不要淪為歷史潮流的尾巴,更不要被改革大潮邊緣化。錯過這次機會,中國種業就再也發展不起來了!

晉中龍生種業有限公司 專業從事于玉米種子代理,優質玉米種子,高產玉米種子, 歡迎來電咨詢!

相關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双色球姓名机选号码